新闻中心

行业资讯

首页   >   新闻中心  >   行业资讯

钢企经营急需期货“稳定器”

发布时间:2016-06-23      浏览量:278   

    去产能出现反复 黑色系剧烈波动

    随着钢铁、煤炭行业去产能的推进,国内钢材价格今年以来出现一波小阳春行情。特别是从3月开始,国内钢材价格一路上涨,钢企的盈利能力大幅提升,部分地区吨钢利润甚至超过1000元。

    可惜好景不长,从4月底开始,钢材价格开始松动,甚至大幅下滑。“目前钢厂的毛利情况参差不齐,华北地区吨钢利润在100—200元,而华东地区由于库存偏高,毛利可能更低一些。”南钢股份证券投资室主任蔡拥政说。

    据他介绍,今年钢材快速上涨使得钢厂的盈利能力大幅提升,一些已经停产的钢厂得到民间资金支持重新复产。与此同时,由于废钢价格大幅上涨,福建地区的一些中小电炉复产,复产的产能是超预期的,增加了市场供应量。

    此外,出口转内销也是钢价快速下跌的重要原因。前期国内钢材生产毛利在800—1000元/吨,出口毛利则维持在300—400元/吨的水平,很多钢厂调整货源,将原本计划出口的钢材投向国内市场。

    蔡拥政说,正是上述因素叠加,才使得五一小长假后国内钢材库存增长远高于预期,钢价大涨之后又大跌,重新回到2000元/吨左右的水平。

    他表示,钢企是不愿看到钢材价格大起大落的。如果价格下跌,钢厂存货增加,会加重财务负担;如果价格上涨,原有的一些锁价长单成本也会随之上涨,订单的毛利又会被侵蚀。

    他说,行业上游铁矿石价格的波动幅度不亚于钢材,成本变化对钢企经营的影响比较大。目前钢厂的毛利水平普遍都比较低,成本稍微一增加就会使钢铁企业陷入亏损的境地。

    平滑利润波动  期货工具不可少

    “期货市场对钢铁企业来说很重要,不管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,目前很多都在关注。不过只有亲身参与了,对期货市场的认识和理解才能更深。”中钢协副会长王利群在日前举行的“2016年中国钢铁金融衍生品国际大会”上表示。

    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,为了避免公司利润大起大落,目前南钢也采取了一些应对措施。原料采购对南钢的生产成本影响比较大,他们结合自身的资金情况,采用现货+期货的采购模式。据介绍,为了减少原料采购对资金的占用,他们压缩现货端库存及存货周期,同时在期货端建立虚拟库存,钢厂利用衍生品市场对原料库存进行管理。

    “不管是大商所的铁矿石期货,还是新加坡的铁矿石掉期,远期都是贴水的。根据远期贴水的实际情况,钢厂可以灵活地调节未来几个月的铁矿石库存。”蔡拥政表示。

    “我们会通过期货市场采购一部分铁矿石和焦炭,但一般不超过总采购量的30%。这里面可能会面临一些基差风险,但我们会综合考虑。”他说。

    值得一提的是,为了防止产品价格下跌带来存货价值损失,在坯材销售端,南钢也会卖出保值。“在做螺纹钢卖出套保时,首先需要明确自己的生产成本,期货价格是否高于生产成本。比如螺纹钢期价高点在2500—2600元/吨,如果生产成本是1800元/吨,我们可能在2200—2300元/吨就卖出了。”蔡拥政介绍。

    他认为,钢企做套保不要追求暴利,追求稳定的利润就好。近年来银行对钢铁行业普遍收紧了信贷,钢企如果能保持稳定的盈利,银行对钢企的贷款条件就会放松,同时钢企在税收方面也会享受到优惠政策。

    在上海交通大学国际金融学院汪涛博士看来,套期保值最主要的作用还是平滑企业利润波动,能帮助企业在遇到困难情况时熬过去。

    王利群表示,根据品种差异,钢企的生产周期可能在30—50天,在这段时间内,原材料以及产成品均面临价格波动风险,钢企利用期货市场规避风险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   现货操作难度大  “虚拟钢厂”受关注

    随着钢企参与期货市场的逐步深入,期货日报记者注意到,越来越多的钢企对“虚拟钢厂”产生了深厚的兴趣。“虚拟钢厂”是指借助焦炭、铁矿石和螺纹钢(热卷)等期货品种,按照实际工艺搭配对冲仓位,构建虚拟利润指标,通过判断该指标的变化来捕捉投资机会。

    目前从原料端的铁矿石、焦煤、焦炭、铁合金期货,到产成品端的螺纹钢、热卷期货,钢铁产业链相关期货品种日臻完善,也为相关企业开展“虚拟钢厂”操作提供了便利。

    今年国内钢材价格大涨大跌,产业链相关企业现货端的操作也变得更加困难,利用“虚拟钢厂”可谓时机正好。今年4月底,钢材价格已经达到2700元/吨,此时钢企的毛利在400—500元/吨,完全可以把未来几个月的螺纹钢产量在期货市场卖出。在2500—2600元/吨的位置卖出保值之后,钢企可以同时在期货上买入铁矿石和焦炭,对原料价格进行锁定。不管后期钢材价格涨跌,钢企都能稳定地获得500元/吨左右的毛利。

    在蔡拥政看来,价格风险管理对于钢企来说是永恒的主题。钢铁企业下游产品价格竞争激烈,上游原料市场又被几大国际矿山垄断,在针对上下游都没有定价权的情况下,钢厂不做套保很难生存下去。

    “短期供给与需求的错配引发的价格上涨和高利润是难以持续的,钢企可以借机锁定高利润。”蔡拥政说,目前套期保值在南钢日常经营中基本已经常态化,主要涉及销售端的管理、库存管理和成本管理几个方面。

    “短期可能需要摸索,甚至是经历阵痛,但从长期来看,这种尝试对于企业来讲是有利的。”他认为,对于钢企来讲,期货套保做得越早、认识越深入,相对其他企业来说,可能就会成为优势。

    树立风险意识  期现良性互动

    “对于很多钢铁企业来说,在当前低迷的市场情况下,合理利用期货市场进行套期保值、管控风险具有现实意义。”王利群认为,黑色系期货品种已经成为钢铁产业链的重要组成部分,钢企不要去回避,或多或少都应该参与进来,只有参与了才能更了解,才能更好地应用它。

    不过,他也强调,钢铁企业必须明确参与期货市场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规避风险,而不是将其作为盈利手段。因此,钢企在参与的过程中,首先要树立风险意识,将风险防范制度、风险管理制度落实到位,积极主动、审慎有效地利用好期货市场。

    王利群还表示,要理性看待期货市场,还原期货市场的本质,不能赋予期货过高的社会使命,或者夸大期货市场的某些功能。“可以借鉴国外期货市场的发展经验,只有形成成熟和有效的商品期货市场,分散风险、发现价格、套期保值等功能才能得到充分发挥。”

    在他看来,期货市场是现货市场的衍生市场,是为现货市场的生产、流通、资源配置和分散风险服务的。现货市场是期货市场的基础,期货市场应该与现货市场协调发展,相互适应,形成两个市场良性互动的局面。

来源:期货日报